MENU

婚姻与烟花

堂姐回来了,同时回来的还有那个“男朋友”。

去年发生的事吧,跟古代所谓的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没什么不同吧。

认识都不认识,见个面,玩几天。就定下结婚了,不不不,早就被父母定下来了,根本不是见不见面认不认识的问题。

去年在博客写下过这事。真的说不出来的恐惧,我也无力改变什么。

双方长辈也来了。
堂哥叫上我,出来点烟花爆竹,大概是让他们2方人热闹热闹玩一下的吧。

地上都是一大堆烟花,冲天炮之类的玩意。都是我童年时代,只能看着同龄人玩的东西。

童年时代的我不清楚这些价格,因为我不敢问。
那个时候过年也就爸妈也就给买7块钱15盒的黑蜘蛛玩,还是小心翼翼求来的,或许还要带来一顿责骂。

那是一种红头黑体的小鞭炮,那是我童年时代最喜欢,也是唯一记忆最清的了。

随口问了下堂哥这些东西多少钱,他随口回答600多。

堂哥和大伯也催着我赶紧玩,
慢慢应付了几句,玩了一两个东西就放下打火机走了。

我知道,这些东西早已经不会让我感觉到快乐,开心了,璀璨的烟火和响亮的爆炸声只能让我一阵阵颤栗。

有些东西错过了,真的回不来了。

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
本页链接的二维码
打赏二维码
添加新评论